当前位置:绅葬小说阅读网 > 快意江湖 > 带回一只女婴来

魂飞魄散

他一身白衣,名唤怒宁,面容精致,此刻抱着一个婴儿懒懒地靠在树边,眼眸含笑看着怀里的婴儿。一旁的红衣男子看着婴儿半晌,说道“这是男婴还是女婴?”他浅浅一笑,“女婴,我看到一对夫妇将她扔在了山上,我便将她捡了回来。”“哟,这婴儿看起来当真是白白嫩嫩的,吃起来口感一定很是不错,不如送了我吧!”说罢,红衣男子便伸手去夺他怀里的女婴,他却侧身一翻,抱着孩子站到了树边,说道:“这可不是给你吃的。”红衣男子只好收回了手,说道:“你一向不喜食人精魄,更不喜吃人肉,都说是太脏,难不成你看这个婴儿白白嫩嫩的,也想尝尝?若是这般,我自然不会与你抢的。”红衣男子望着他,露出了一抹戏谑的笑意。怀里的婴孩睁开了朦朦胧胧的睡眼,望着他竟然开口就笑了起来,那模样,真的很可爱,他看着看着,嘴角竟不自觉地扬了起来,说道:“这数百年来着实无聊,我倒是不介意养个人玩玩。”红衣男子先是一愣,随后说道:“你...说真的?”他一抿唇,只点了点头......

几年后,那女孩已长成一个少女,名唤陌齐儿。“怒宁,洞外的桃花是不是开了?”洞口放着一张躺椅,躺椅上斜斜的躺着一个姑娘,也是一身白衣,容色倾国倾城。那桃树明明就在离她不远处的10米以外,她的目光却望向外面的湖那。他懒懒地躺在一旁的树干上,闻言,皱了皱眉,过了一会儿,才开口说道:“还是什么都看不见吗?”她笑了笑,点下头,说道:“嗯,以前模模糊糊的还有一点点亮光,最近什么都看不见了,不过,没事的,不是还有你在吗?”他这才跳下树枝,走到她面前伸出手抚了抚她的眼角,“别怕,我会想办法让你看见的。”但...他却是怎么都没想到,她的眼疾,是他用尽了所有的法术都治不好,不但如此,她天生带疾,随着年龄的长大,她陪伴在他身边的日子逐渐走到了尽头。他开始打听在哪求得流香草,{流香草是一种珍稀物种,可以治愈天生失明.残疾的人,用法:夜晚十二点半是流香草开的时刻,在那时候闻一闻流香草发出来的香气,即可恢复。}红衣男子得知他在找流香草,找到了他,戏谑的一笑,告诉他:“流香峰的山顶上有流香草,每隔5万年才长一株,要拿到流香草也不是很难,只要到山顶,和山顶上的守护者打一场,赢了的可以拿走流香草。当然了,这是传说,不一定是真的。”他听完后,说道:“为了她,我愿意去一试。”

随后,他又是赶了一夜的路,终于到达了流香峰,一进入入口,就被一个仙气藤绕的男子堵住了入口,恕宁连看都没看,说道:“我是来寻流香草的,可否一借?”那男子闻言,说道:“打过我了就给你,打不过就走。”于是,2人大战了一场,那男子使了一个分身剑,最终恕宁因为没注意到背后还有一剑而败下了阵,那男子说道:“虽然你输了,但你的法力也不容小觑,与你战斗中也受了伤,咱们要不认识一下?”那男子一眨眼的功夫,恕宁就回到了自己的住处。他找到了红衣男子,和他商量下事情,红衣男子听完,脸色一怒,狠狠的把面前的酒杯摔了个稀巴烂,说道:“什么?自己没打过人家就用自己的元丹救她,怒宁,你到底是疯了不成,那只不过是个凡间的女子而已,陪在你身边不过十几年,你何以下了这样的决心!”他仍是淡淡地给自己的酒杯满了酒,道:“我把她带了回来,总不能不管她,总之活了这数百年,觉得日子当真是无聊,若能保下她,倒也好。”他端起手中的酒杯一饮而尽。“你既然已经下定决心,何苦再来告诉我!”红衣男子甩袖转身不去看他。“求你件事,我走了后,请你代替我的身份照顾她,莫让她有愧疚感。”他站起身,竟是朝红衣男子行了一礼。红衣男子先是微微一怔,只得无奈的背朝着他点了点头......

“齐儿,今晚早点睡好不好?”他俯下身子从躺椅上抱起面色苍白的陌齐儿缓缓走向洞内。她双目无神,只伸出手勾紧他的脖子,“嗯,其实,我真的想看你一眼,看看你长什么样。”她把头埋进他的紧窝,言语中染上了一丝绝望。他一愣,随后封了他的睡穴,将她放在床上,拂开她额上的碎发,竭尽所能的对她温柔,这可能是最后一次对她温柔了吧,“齐儿,你马上就会看见了,会看见除了我以外所有的东西,你欢喜吗?”说罢,他俯身在她额上落下一吻,她是他为自己创造的缘,亦是他甘愿承受的她,只是心头那一抹挥之不去的哀伤,却是因为舍不得她......

“齐儿,是我,你可是能看见了?”陌齐儿听见有人叫她的名字,急忙睁开眼,面前一抹红色妖艳夺人,那张面孔俊美倾城,眉眼间染着一丝哀伤,那声音正如她看不见是所听见的那般温柔。他站在她面前,一直一声一声地唤她齐儿......她看着她身子一怔,下了床,走向站在她床旁的红衣男子,伸出手环住了他,将头埋在他胸前,眼泪倏然而下,问他:“他呢,他去哪了?”......

红衣男子一愣,没想到她竟会猜出来他不是恕宁,说道:“什么他?”陌齐儿说:“不!你根本不是他,就算我之前看不见,也不知道他的样貌,但是他的气息他的一切,你不是他!”红衣男子微微一怔,没想到她对他的感情甚深,最后,红衣男子还是把一切都告诉了她:“恕宁为了救你,不惜把自己的元丹给了你,你可知道,我们这类型没了元丹会魂飞魄散?所以,恕宁的死跟你脱不了干系!”陌齐儿听到后,顿时崩溃,她开始神志不清,不停地问红衣男子:“那怎么办,怎么救他??”红衣男子却一声不响地走了。

热门小说推荐:萌妃来袭请王接驾〕〔你们本不该在一起〕〔英雄之瓦罗兰往事〕〔王的倾城狂妃〕〔空烟〕〔九重天之邪王霸宠〕〔爷的杀手爱妻〕〔不是特工的特工〕〔女穿男之王爷很花心〕〔邪王追妻之绝世倾城五小姐〕〔绝尘少主〕〔幻之主〕〔吃我大棒〕〔逆塑少年时代〕〔黎子办案之血符〕〔三界话本之神国的黄昏〕〔雾玄印〕〔西游遗梦〕〔蓬生麻中〕〔从遇见开始〕〔霸道绝仙〕〔通灵仙帝〕〔救赎之冥冥之中〕〔冥王的嚣张狂后〕〔天界我控〕〔只要你能回到我身边〕〔虚轮〕〔有狐绥绥1〕〔挽去青帘道是你〕〔书末〕〔沉睡的文明〕〔一个名字有十三画的女孩〕〔血尸医经〕〔传奇兵王封神记〕〔平行世界之奴隶系统〕〔冤家之爱〕〔路遇寂怜〕〔我有一座世外桃源〕〔重生反派作死系统〕〔废柴大公主的腹黑王爷〕〔爱你实属情非得已〕〔龙骑卫之步步为营〕〔何贞来访〕〔迷茫的莫小离〕〔一见倾心不倾情〕〔群仙乱武〕〔妃子策〕〔桃花开了梨花败〕〔末世之卡魂传奇〕〔画堂春〕〔一起流浪〕〔前世奈何今生〕〔黑暗神龙〕〔盛宠之嫡女王妃〕〔我是十一维度之主〕〔携美江湖游〕〔这个反派有点惨〕〔狗子独白〕〔一矛穿云刺破天〕〔总裁大人请收手〕〔魔门天下〕〔我家陛下是恶魔〕〔全球见证我证道洪荒〕〔焕瀚御梦〕〔坚伽之恋〕〔旧途不识人〕〔网游之神圣召唤〕〔莫负余生〕〔巫神印迹〕〔庸途〕〔乾元之道〕〔王妃是个小农女〕〔三国重生之十三太保〕〔滇雪云流〕〔王者荣耀之巅峰外挂〕〔逆天洪荒〕〔时空小当铺〕〔黑暗契约:王的恋人〕〔末路前行〕〔无双天魔〕〔不现夏伤〕〔洛神弑雨〕〔我真不想有超能力〕〔爱你认真且怂〕〔人鱼公主闯古代〕〔凌云山庄〕〔黩武〕〔斗宿传之五镇六绝〕〔墨舞萧萧风轻语〕〔林威的哇哦修仙之路〕〔曜之世〕〔月伴天下〕〔从恋上狐妖开始的幻梦〕〔鹊桥龙衣〕〔网游之傲气霸天〕〔东洲十二魈〕〔盖世武仙〕〔未来两分钟〕〔综我英咔酱的奶爸之旅〕〔一月暗尘〕〔骑马与砍杀之世界征服〕〔末苍记〕〔玄天决之时空召唤〕〔系统贩卖者〕〔江城诡事〕〔战神联盟之谎言〕〔乱世焚天〕〔上古商歌〕〔美人障目〕〔桃离歌〕〔天花地玖〕〔奇异说书人〕〔我的老婆白素贞〕〔紫洛神话〕〔寒流袭来〕〔现实责任与梦想〕〔exo狐与狼的爱深渊〕〔红月契约三步曲〕〔从科学角度看异界〕〔余生往后都是你
最新入库小说:〕〔〕〔〕〔〕〔〕〔〕〔〕〔〕〔〕〔〕〔〕〔〕〔〕〔〕〔〕〔〕〔〕〔〕〔〕〔〕〔〕〔〕〔〕〔〕〔〕〔〕〔〕〔〕〔〕〔〕〔〕〔〕〔〕〔〕〔〕〔〕〔〕〔〕〔〕〔〕〔〕〔〕〔〕〔〕〔〕〔〕〔〕〔〕〔〕〔〕〔〕〔〕〔〕〔〕〔〕〔〕〔〕〔〕〔〕〔〕〔〕〔〕〔〕〔〕〔〕〔〕〔〕〔〕〔〕〔〕〔〕〔〕〔〕〔〕〔〕〔〕〔〕〔〕〔〕〔〕〔〕〔〕〔〕〔〕〔〕〔〕〔〕〔〕〔〕〔〕〔〕〔〕〔〕〔〕〔〕〔〕〔〕〔〕〔〕〔〕〔〕〔〕〔〕〔〕〔〕〔〕〔〕〔〕〔〕〔〕〔〕〔〕〔〕〔〕〔〕〔〕〔〕〔〕〔〕〔
温馨提示:按【回车键】返回目录,按(键盘左键←)返回上一章 按(键盘右键→)进入下一章